属灵大麻风如何才能得医治?

受逼迫的教会101

Gavin Wood | 29 1月 2024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 English | Français | 한국어 | Português |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大麻风病这种可怕的疾病看似古老,与今天的我们毫不相干,但在我们这个时代,它仍然给许多人带来无尽的痛苦。我对大麻风的了解是,它实际上是一种损害人体神经系统的疾病。其结果是,身体受到伤害时不会感到疼痛。这些伤口包括划伤、溃疡等。当患者没有意识到这些伤口存在时,伤口就会被忽视,并发生感染,最终对身体造成严重损害。

我将在本文中指出,世界各地的基督的身体似乎都患上了我所说的“属灵大麻风”。

《哥林多前书》12章教导我们,作为基督的跟随者,我们联合在一起成为属灵的身体,有基督耶稣作我们的头。经文告诉我们,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林前12:26)。

全世界约有3.65亿基督徒在受苦,不仅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也是因为我们的信仰。对于基督身体里的大部分肢体来说,我们怎能不与我们的弟兄姊妹一起感受到受逼迫的痛苦呢?

由于他们为我们的信仰受苦,而我们都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他们需要知道,他们从不孤单。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从我们的属灵大麻风中得医治。我的祷告是,这篇文章能在某种程度上被主使用,以达到这个目的。

全球守望名单2024最近发布。这份名单由敞开的门制作,列出了世界上信仰代价最高的50个国家。对于名单上的每个国家,都从五个逼迫领域进行评估。它们是:私人生活;家庭生活;社区生活;国家生活;和教会生活。 通过在这些国家进行的实地调查和独立审计,每个国家都得到了百分制的打分。在过去的10年或11年里,朝鲜只有一次不是第一。2022年是个例外,当时阿富汗排名第一,朝鲜排名第二。

受逼迫教会的见证和故事

埃及

     我们这些感染了属灵大麻风的人根本不知道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受苦意味着什么。

我第一次去受逼迫的教会(PC)是在2006年前后。我和我的妻子应邀与敞开的门南非办事处的一个团队一起旅行。我们在埃及度过了奇妙的12天,尽可能地探访基督徒。我们遇见的信徒和他们分享的见证永远改变了我们。

我很荣幸能与大家分享一些来自受逼迫教会的故事。其中有几个故事是我们自己的经历,还有一个故事是我们从其他服侍受逼迫教会的人那里听到的。

我记得在埃及的第一个早晨,我们很早就醒了,尽管不是出于自愿。在日出之前的清晨,我们听到伊斯兰教的唤拜声响彻这座古城。我记得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满了沉重的忧虑。我们正处在激烈的属灵争战中,压迫感非常真实。我们究竟怎样才能有所作为呢?我们认为我们能取得什么成就?就在我被伊斯兰教的邪恶、欺骗和黑暗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突然开始体验到一种奇妙的平安和主的同在。《哈巴谷书》的一节经文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哈2:14)这成了我为受逼迫教会的弟兄姊妹祷告时的主题经文。尽管任务看似黑暗而艰巨,但我们可以庆祝上帝的信实和我们在基督里的得胜。耶稣作王!

在这次旅行中的一天,我们去拜访一位非常敬虔的人,他是所在宗派的高级领袖。当我们见到他时,他正从一场可怕的车祸中恢复过来,车祸中有一名乘客丧生。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袭击的原因是他非常直言不讳地为基督而战,并积极训练信徒与穆斯林分享福音。

我们在基督里的弟兄受了重伤,需要多次手术才能重建他破碎的身体。我记得,他的右肩必须接受重建手术,才能恢复一些活动能力。我们小组的一位成员问他是否感觉好些了,是否还感到疼痛。他笑着说,晚上翻滚到受伤的肩膀上时,还是会疼醒。但他的脸上带着同样温和、温暖的笑容,他接着说,“为什么我不应当为耶稣的缘故受苦呢?

受逼迫教会中的许多人似乎都持这种态度。他们接受为基督的缘故受苦的现实。正如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

我不知道这把我们所谓自由教会里的很多人置于何地。     我们这些感染了属灵大麻风的人根本不知道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受苦意味着什么。

我记得听过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年轻女子,我想应该是在中东。她已经成为一名基督徒,但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她对穆斯林父母隐瞒了自己的新信仰。有一天,她的父亲发现了她的圣经,满腔怒火。他告诉她,她必须坐在她房间的垫子上,不许动。如果她动了,就会遭到毒打。只有当她公开反对自己的基督信仰时,才允许她离开垫子。几个月后,当人们发现这一暴行时,她被救了出来。这位年轻的女子一直忠于耶稣,坐在垫子上。她的四肢严重受损,不得不重新学习如何走路。

东南亚

在最近一次探访东南亚受逼迫教会的旅行中,与我同行的团队非常荣幸地在一个贫穷家庭的简陋家中度过了一个下午。他们都是基督信徒,尽管有危险和恐吓,他们还是定期去当地的教会敬拜。一个星期天做完礼拜后,一些孩子在教堂外玩耍,等待他们的父母。两名骑摩托车的袭击者冲上来,向孩子中间扔了一个爆炸装置。

爆炸后的场面令人毛骨悚然。其中一名儿童当场死亡,其他儿童则遭受重创,包括他们脆弱小身体的大部分被三度烧伤。我们当天下午探访的那个小男孩已经接受了数十次手术,以重建他的脸部,并用他身体未被炸弹毁容部位的健康皮肤代替可怕的烧伤。尽管他已经忍受了如此多的痛苦,无论是在教会遭受的袭击,还是数十次的手术(接下来还有更多),他还是因基督的爱而容光焕发,并渴望与我们分享。

我永远不会忘记,坐在那个狭窄但温馨的家,听着这个小男孩用英文(这不是他的母语)大声唱着我的灵,称颂主名,而他的父亲则用一把旧吉他为他伴奏。这个年轻人已经成为我的信仰英雄之一。他年轻的生命给我带来了挑战,我至今仍在接受挑战。我继续为他、他的父母和其他卷入这场袭击的家庭祷告,这场袭击永远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让他们从基督里的家人那里知道,当他们为我们的信仰受苦的时候,他们从不孤单。

治疗属灵大麻风

我们需要前往受逼迫的教会,并我们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见面。我们必须学会通过倾听他们、与他们一起祷告、并为他们祷告来服侍他们。我们需要提高我们的教会和社区对他们身上所发生之事的认识,我们蒙召同属耶稣基督(罗1:6)。我们必须为受逼迫的教会募集祷告和资金支持。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让他们从基督里的家人那里知道,当他们为我们的信仰受苦的时候,他们从不孤单。

愿我们与受逼迫的教会一起祷告,渴望有一天,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

Photo Credits

Graphic from Open Doors, edited.

Image by etanliam from Flickr, edited.

Image by Imagens Evangélicas from Flickr, edited.

加文·伍德(Gavin Wood)担任牧师已有32年。他是南部非洲敞开的门即将卸任的董事会主席。加文和他的妻子乔斯林(Jocelyn)结婚33年,有三个成年的儿子。